本文首發于2018年12月1日期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

煙囪少了,空氣質量高了

節能環保產業帶動新的經濟增長點

《中國戰略新興產業》雜志

記者 贠天一

| 本文共 2,707 字 閱讀需 6 分鐘

“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來這里......”

一首廣為流傳的兒歌伴隨了幾代人的成長,成為了很多人隨口便可哼唱的旋律。這首誕生于上世紀60年代的兒歌有這樣一段詞,深刻地反映了那個時代我們對工業現代化的渴求。“小燕子,告訴你,今年這里更美麗。我們蓋起了大工廠,裝上了新機器。歡迎你,長期住在這里”。

改革開放初期,煙囪的高度和數量一度成為一座城市工業化和現代化的象征,大工廠、高煙囪是那個時代經濟發展的動力。然而,隨著煙囪數量的不斷增加,空氣質量隨之變差,春天不再像兒歌里唱的那樣美麗,沙塵、霧霾等極端天氣的出現,給環境質量敲響警鐘。

改革開放40年,工業的轉型升級以及人們環境意識的增強,讓“煙囪時代”一去不復返。隨著淘汰燃煤鍋爐,安裝大氣污染防治設施,控制工業粉塵等相關措施不斷出臺,近年來,一座座“煙囪”不見了,空氣質量開始獲得改善。在這一過程中,環保相關產業也從無到有,從邊緣產業走向支柱產業。

從最早的“奧運藍”、“APEC藍”,到“G20藍”、“北京藍”,每當出現藍天,人們總愿意多看幾眼,似乎因這湛藍的天空,心情也變好了。改革開放40年,大氣環境質量由好變差,又從差中開始慢慢變好。近年來,藍天保衛戰、柴油車污染治理攻堅戰等大氣治理相關戰役接連打響,并取得了不菲成績。

生態環境部發布《2017中國生態環境狀況公報》,全國338個地級及以上城市可吸入顆粒物(PM10)平均濃度比2013年下降22.7%,京津冀、長三角、珠三角區域細顆粒物(PM2.5)平均濃度比2013年分別下降39.6%、34.3%、27.7%,《大氣污染防治行動計劃》空氣質量改善目標和重點工作任務全面完成。基本完成地級及以上城市建成區燃煤小鍋爐淘汰,累計淘汰城市建成區10蒸噸以下燃煤小鍋爐20余萬臺,累計完成燃煤電廠超低排放改造7億千瓦。

實際上,從改革開放初期到現在,我國的煙氣排放標準不斷提高,以燃煤電廠為例,燃煤電廠煙氣排放標準經歷了1997年、2003年、2011年連續3次提標,并于2016年啟動了超低排放改造。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秘書長易斌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表示,完成超低排放改造的燃煤發電機組煙塵、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濃度分別僅為1997年之前的5%、2.9%、4.5%,極大地改變了我國大氣污染防治的戰略格局。我國大氣環保裝備制造、工藝設計和工程建設水平不斷提升,為打贏藍天保衛戰提供了堅實的基礎。

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數據顯示,2013-2017年,我國大氣污染防治專項資金持續增加,年平均增長率達到38.17%。在中央環保投資的帶動下,大氣治理產業得到迅猛發展。據統計,2017年,大氣治理年收入2511.2億元,較2016年增加17.5%。據測算,打贏藍天保衛戰、打好柴油車污染治理攻堅戰兩場戰役投資需求約為1萬億元,其中直接用于購買環保設備和服務約2500億元,間接帶動環保產業市場規模600億元以上。

改革開放40年,人們的環境保護意識從無到有逐漸增強。除了大氣環境治理外,水、土壤、固廢、環境監測等各領域也均受到重視,相關產業發展迅速。根據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調查分析,2017年環保產品(設備和材料)、環境服務業和廢棄資源綜合利用等核心業務的營收達到2萬億元左右。其中,環保產品約5950億元,環境服務約7550億元,廢棄資源綜合利用業4100億元以上,全行業增長率在17%左右,利潤率約12.5%。

“受大氣、水和土十條實施及政策因素拉動,我國環保產業繼續保持了快速發展的良好勢頭。環保產業增速明顯高于國民經濟增速,也高于一般工業行業增速。”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公共財政與投資研究部主任逯元堂在接受本刊記者采訪時表示。

目前,我國環保產業技術創新能力已經進入國際第一方陣,進入以自主創新和集成創新為主的新階段。易斌介紹,我國環保產業主要領域的技術裝備水平,技術性能和經濟指標以及可靠性水平與國際上基本處于同等水平,在“領跑、并跑、跟跑”中總體處于并跑,超低排放技術、膜技術的規模化應用、高鹽有機廢水近零排放技術等從工程應用的角度已經處于領跑。由于環境修復等個別領域起步較晚,產業技術還處于跟跑階段。

應該講,環保產業已經具有了自主創新的基礎。根據2017年重點企業調查結果,環保企業研發人員占從業人員總數的21%。在研發人員中,具有碩士及以上學歷的人員占22%,研發經費占營收比重為3.2%,均高于同期全國規模以上工業企業。2012年以后我國環保相關SCI論文數量與美國持平,后發優勢比較明顯,2008年以來處于法律有效狀態的發明專利超過日本、美國等國家,目前已排名第一。“在這些數據后面,反映的是我國環保產業的自主創新能力顯著增強。”易斌說。

此外,當前環保產業減少了對政策和投資的過渡依賴。“2000年以前,我們在分析環保產業市場的時候,污染防治市場的收入一般只占到污染治理投資的50%-60%,現在達到1.25倍以上,就是說有一部分收入的實現不是靠污染治理投資直接拉動的。另一很重要的變化就是像環衛、監測、污染調查評估等這些過去非市場化的市場開始開放,還有農村環保、環境修復等新興市場的形成,都得益于環境服務模式的創新。”易斌說。

近年來,很多地方提出了努力將節能環保產業發展成為支柱產業的發展方向。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推進綠色發展。構建市場導向的綠色技術創新體系,發展綠色金融,壯大節能環保產業等。

“作為重點培育的戰略性新興產業之一,環保產業具有潛在市場需求大、規模增長快、輻射帶動能力強、綜合效益好的特征,是帶動新的經濟增長點的重要支柱,是真正實現經濟、社會、環境三效合一的產業。”逯元堂告訴本刊記者,“2017年,我國環保產業營業收入與國內生產總值的比值約為1.5%,對國民經濟直接貢獻率約為2.4%,與支柱產業國民經濟占比5%以上的量化指標仍有一定差距。”

易斌認為,對環保產業而言,一方面,在當前生態文明建設、綠色發展、經濟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的大背景下,生態環境保護力度空前,有利于環保產業發展的政策頻出,可釋放的環保產業市場空間巨大。另一方面,這一問題涉及環保產業的口徑和范疇。目前我們所說的環保產業主要是指環境的終端治理,是環保產業的核心部分,也即狹義的環保產業范疇,這一部分的規模體量達到支柱產業的標準恐怕很難。但從廣義的環保產業來看,成為支柱產業是沒有問題的。

“國外很少有國家將污染治理行業作為支柱行業。國際上大部分采用廣義的環保產業內涵,產業往上游可以延伸到資源、能源的高效利用、節能降耗,往下游延伸到綠色產品、綠色消費領域。依此口徑,環保產業不僅包括環境終端的治理,還包括源頭的控污以及整個生產和經濟發展中的綠色化、清潔化改造,與工業領域的產業升級、高質量發展緊密融合。從這個層面上看,環保產業完全可以發展成為支柱性產業。”易斌說。

易斌表示,環保產業發展成為支柱產業需要供需兩方共同努力。需求端,需要政府在營造利于環保產業發展的良好的政策環境、公平的競爭體系、加大資金投入、鼓勵環保企業技術創新等方面發揮應有的作用。供給端,環保產業要從四個方面實現自身的轉型升級。一是延伸產業鏈條。環保產業要打通與上下游的價值連接點,從末端往前端走,往綠色產業走,往綠色產品、消費型產品和提升產業的價值方面走。二是技術創新驅動。真正好的技術能催生需求和創造價值,在國民經濟的綠色化和生態化改造、實現產業生態化和生態產業化方面空間巨大。三是深化模式創新。環保企業要積極探索符合市場規律、滿足市場需要的服務模式、管理模式、投融資模式等。四是做強環保企業。形成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環保企業,包括綜合能力強的大型環保企業集團,和專而精的小型專業化企業。

贠天一 近期文章

編輯:趙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