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5日,深圳龍崗居民終于收到了市政府信息公開案的終審判決書,龍崗居民勝訴!足足兩年半,龍崗居民與深圳市政府的信息公開案才有了最終結果:深圳市政府必須公開審批同意東部垃圾焚燒廠項目的書面文件。

2015年,龍崗居民的律師團隊設計了兩套訴訟方案:一是選址訴訟,二是環評訴訟。信息公開案是為選址訴訟鋪路,通過深圳市政府審批同意東部垃圾焚燒廠項目和文件的書面文件,找出選址不當的證據,為選址訴訟做前期準備。這個沒什么難度、居民本應穩勝的官司,法院推遲開庭、推遲判決;政府一邊上訴、一邊建設,讓龍崗居民經歷了兩年半的等待!

這遲來的勝訴,立刻激起龍崗居民們的熱烈討論!大家關注的焦點是:東部垃圾焚燒廠建成了一半,會拆掉嗎?因為種種原因,大家已沒有其它渠道表達自己對東部垃圾焚燒廠的擔憂,故將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訴訟上。但“訴訟拖延癥”已經將生米煮成熟飯,目前東部垃圾焚燒廠選址地的林地及魚塘早已變為建設工地,正在加班加點,晝夜奮戰,爭取早日完工。

一、選址在水源地

松子坑森林公園總面積 1767.51 公頃,分為風景游覽區(包含日焚燒處理量五千噸的東部垃圾焚燒廠及其配套設施飛灰填埋場及應急填埋場)、農田保護區、水源保護區三大板塊。由《深圳市松子坑森林公園項目環境影響報告書》可知:

1、風景游覽區 87.15 公頃,占比 4.93%;水源保護區和基本農田保護區 678.41 公頃,占比 38.38%;生態修復區 1001.95 公頃,占比 56.69%。整個公園只有風景游覽區可建建設項目,但公園的配套服務設施占地僅 0.19 公頃;而東部垃圾焚燒廠、飛灰填埋場及應急填埋場的總占地達 54.3 公頃,占比 62.3%。

2、松子坑森林公園內及其周邊河流及水庫眾多,包括龍崗河及其支流、坪山河及其支流以及沙背壢水庫、三棵松水庫、茅湖水庫、松子坑水庫、石橋壢水庫、花鼓坪水庫、老鴉山水庫等重要水庫。

3、公園內還有不少瀕危物種及珍稀植物、古樹名木。

深圳是嚴重缺水城市,人均水資源擁有量遠低于國際人均 500 立方米的極度缺水臨界值標準。為建設東部垃圾焚燒廠,深圳取消了市重大水利項目和尚徑水庫擴建計劃。深圳每年用水量約 20 億立方米,其中 75% 是通過東江引水工程引入惠州的東江水。而東江水進入深圳的第一個調蓄水庫,便是位于松子坑森林公園內的松子坑水庫。松子坑水庫有近一半水面位于東部垃圾焚燒廠的大氣環境評價影響范圍,環境風險極高。

二、混合垃圾焚燒的危害

《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規定:禁止在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新建、改建、擴建排放污染物的建設項目。在和尚徑水庫旁、松子坑水庫周邊建巨型垃圾焚燒廠;在地下水水源涵養區、二級水源保護區建大型飛灰填埋場及應急填埋場;在山腳大片基本農田的山窩里建巨型垃圾焚燒廠,一直是龍崗居民們高度關注的三大環保痛點。混合垃圾焚燒會產生諸多負面影響,主要問題是:

1、環境污染大

從《深圳市生活垃圾焚燒處理設施近期建設補充規劃(2015~2020)環境影響報告書》內的下列表格可知,以高標準在建的三座焚燒廠(包括東部垃圾焚燒廠),污染真實存在。

(1)混合垃圾焚燒的煙氣含有兩百多種已知污染物,“裝、樹、聯”僅在線監測煙氣的五項常規污染物,不包括二惡英、重金屬等,且二惡英在 200-500℃ 的中溫區會重新合成。垃圾焚燒同步排放的化合物多,生成次生顆粒物的機率就高,制造霧霾的機率更大。煙氣中的污染物日積月累富集在環境中,氣象條件不佳、不利于污染物擴散時,焚燒廠周邊的環境污染將更嚴重。

(2)混合垃圾焚燒會產生大量的垃圾滲濾液。滲濾液成份復雜,有毒有害物質含量高,具有“高污染、高危害、難處理”的典型特性,滲濾液的 22 種有機污染物被列入環保部門的重點控制名單。

(3)垃圾焚燒所產生的飛灰是危險廢物,含大量二惡英、重金屬及氯離子。飛灰螯合填埋,會面臨比普通填埋場更嚴重的污染問題。廣東省2017年國家重點監控企業名單中,深圳寶安、南山、鹽田三家垃圾焚燒廠都屬危險廢物國家重點監控企業。

2、總用地面積大。東部垃圾焚燒廠將配套建設不可重復使用的大型飛灰填埋場及應急填埋場,總用地面積達 54.3 公頃,兩個填埋場的占比達 50.8%;平均用地面積達 108.6 平方/噸。

3、嚴重依賴政府補貼。高昂的運營補貼,才能保障混合垃圾焚燒“污染可控”。我國可再生能源補貼缺口巨大,混合垃圾焚燒若被取消補貼,將大幅降低焚燒廠的盈利水平。

4、擠占垃圾分類處理企業的生存空間。混合垃圾焚燒多,垃圾回收利用少,則垃圾清運量大,垃圾圍城,惡性循環。

5、不能關停處罰。當超大型垃圾焚燒廠出現設備故障、環保不達標等突發事件或違法違規行為時,因影響垃圾日產日清,故不能對其進行停產、停業整頓等處罰。

三、政策的相應改變

近年來,感謝深圳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們關注民生,持續努力,政府采取了以下主要補救措施,以減輕東部垃圾焚燒廠對深圳生態環境的影響:

1、制定全國最嚴、優于歐盟標準的垃圾焚燒煙氣排放標準。

2、增加東部垃圾焚燒廠的環保工藝。

3、縮小東部垃圾焚燒廠配套填埋場的占地面積。

4、建設西江引水工程。

5、明確廚余垃圾必須分類。

6、出臺《關于進一步推動生活垃圾減量分類和無害化處理重點建議的辦理方案》。未來將修訂垃圾處理設施總體規劃;提高垃圾資源化處理能力,構建生活垃圾分類處理全產業鏈;推動廚余垃圾末端處理設施建設;加大政府資金投入;完善相關政策法規和制度規范。

四、仍然存在的問題

1、深圳的煙氣排放標準并非世界最嚴。

深圳的煙氣排放標準優于歐盟標準,但歐盟標準是歐盟最寬松的排放標準,且氨及部分重金屬并未要求檢測。歐盟 IED 指令強化了歐盟 BAT 標準在環境管理和許可證管理中的作用和地位,將其作為制定許可證的參考條件。歐盟 BAT 標準比歐盟標準嚴格,特別是重金屬及顆粒物方面。值得注意的是:若受檢測設備及檢測技術所限,不能進行精準監測,提高排放標準不能起到有效監督。

2、焚燒總量抵銷了提標改造的環境效益。

按深圳標準日焚燒 5000 噸,與按歐盟標準日焚燒 2500 噸的二惡英排放總量一樣。發達國家的環境背景值、人口密度、垃圾組分、設備投資、運營成本、技術水平、日處理量、排放標準等均與深圳不同,沒有可比性。發達國家先分類再預處理,最后能燒的才燒、不能燒的出口處置。有數據表明,歐盟二十七個國家,只有八個國家焚燒占比超過 30%,最高的丹麥占比為 54%。焚燒占比在 40% 左右,可有效地控制垃圾焚燒所造成的環境危害。

3、深圳大氣中的二惡英濃度高

(1)根據《深圳市大氣中 PCDD/Fs 污染水平初步研究》(王春雷等,2010),深圳市大氣環境中二惡英類毒性當量濃度范圍為 0.014~0.29 pg TEQ/m3(平均值為 0.135 pg TEQ /m3),低于國內一些城市研究水平,但高于日本、歐美國家的研究水平。與2010年相比,深圳又增建了日焚燒處理量 3000 噸的老虎坑垃圾焚燒發電廠二期工程,該工程屬《廣東省持久性有機污染物污染防治規劃(2011~2015年)》中二惡英類 POPs 重點監管排放源企業。目前,深圳在建三座垃圾焚燒廠,未來深圳的總焚燒處理量將達到2010年的四倍。

(2)2014年,東京的垃圾焚燒處理量為 噸,二惡英年平均排放濃度為0.0000018 納克/立方米。深圳如按垃圾焚燒處理量18000 噸/日、二惡英排放濃度 0.008 納克/立方米(鹽田廠最新實測值)、煙氣 4500 立方米/噸、年運行天數按 333 天計,未來深圳垃圾焚燒的二惡英年排放總量約為東京的 9088.1 倍!即使提高了煙氣二惡英排放標準,未來深圳的環境風險仍然極高。

(3)近年有研究顯示:深圳的食物二惡英超標;母乳二惡英含量全國第一;大氣二惡英含量超標;焚燒廠周邊散養雞蛋二惡英超標。深圳的生活垃圾應盡量采用不生成、不排放二惡英的垃圾資源化處理技術,以減緩生態環境中二惡英的增長。

五、居民的期盼

1、保護水源地

據報道,深圳 35 座飲用水水庫中,有33座已受到不同程度的污染。2018年10月22日,廣東省環境保護廳發布了2018年1—9月全省城市地表水環境質量狀況。深圳水環境質量綜合指數為 10.4602,全省排名持續保持倒數第一。

2018年10月31日,廣東省召開全省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工作會議。省長馬興瑞強調,水源地保護工作直接關系全省 1 億多人口的飲用水安全和身體健康。打好飲用水水源地攻堅戰是打好我省污染防治攻堅戰的重要一戰,是中央和省委交給我們的一項重要政治任務。

松子坑森林公園的生態修復區 1001.95 公頃,占總面積的 56.69%。建于生態用地中間、松子坑公園內的東部垃圾焚燒廠及其配套填埋場,無疑是重大污染源。政府要立刻制定確保松子坑森林公園環境質量提升的相關政策,不能一邊修復、一邊污染。

2、修改節能環保產業園規劃

地少人多、經濟發達的超大型城市深圳,垃圾管理政策及法規應該對標世界發達國家及城市。目前,以東部垃圾焚燒廠為先導項目的節能環保產業園正在規劃,產學研一體化的節能環保產業鏈將在龍崗逐步形成。我們期盼政府能結合節能環保產業園,盡快調整東部垃圾焚燒廠的日焚燒處理量,削減垃圾末端焚燒占比;盡快規劃建設垃圾分類處理設施,增加垃圾資源再生占比。并結合周邊有大量基本農田的實際情況,打造廚余垃圾分類處理全產業鏈,帶動本地農業綠色發展。

3、繼續提升東部垃圾焚燒廠的環保效益

(1)低溫熱解協同處置廚余垃圾

將廚余垃圾處理設施建在東部垃圾焚燒廠廠區內,混合垃圾中的廚余垃圾經機械分離后,就近低溫熱解資源化處理。在減少混合垃圾焚燒量的同時,既能解決廚余垃圾處理設施的建設用地,又能協同處置其它的生物質垃圾,還能節省飛灰填埋用地,節約垃圾轉運費用。

(2)優化焚燒處理工藝

采用機械剔除高含氯垃圾的預處理工藝,以減少二惡英排放量、提高資源回收利用率、降低設備故障率及提高爐渣利用率。

北歐國家垃圾管理政策法令規定,所有生活垃圾必須經過預處理,制成固體燃料棒后再焚燒。此舉可分離金屬、減少灰渣、降低積垢、使用更高參數、有效避免腐蝕、做到更低排放標準、提高能源轉化率。

據報道,寧波某焚燒廠計劃采用全國最嚴的七步煙氣處理流程。東部垃圾焚燒廠須繼續優化煙氣處理工藝;并借鑒燃煤電廠的經驗,采用無煙囪冷凝塔過濾及其它超低排放技術,盡量減少大氣污染物的排放。已建成的煙囪,可打造成深圳保護環境、重視民意的紀念館。

(3)采用熔融技術處理飛灰

東部垃圾焚燒廠的飛灰,規劃是螯合后就地填埋。未來每年至少有十萬噸的飛灰螯合塊填埋在水源地的地下水水源涵養區,嚴重危脅深圳的生態安全。取消臨時用地手續已到期的飛灰填埋場,改用熔融技術處置飛灰,能降低環境隱患,節省填埋用地。

垃圾分類肩負著提升深圳資源環境承載力的重任,迫在眉睫。我們期盼政府能從保護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及優化節能環保產業園規劃兩個層面,盡快修改東部垃圾焚燒廠的相關規劃;我們期盼東部垃圾焚燒廠能盡到社會責任,盡快修改垃圾處理工藝,提升東部垃圾焚燒廠的環保效益,以切實減輕未來的環境壓力和社會矛盾。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