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受閔行報專訪時,區環保局局長余梅表示:良好的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環保工作“生生不息、環環相扣”,希望全社會一起努力,像保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守護好閔行的碧水、藍天和凈土,朝著藍天白云、繁星閃爍、清水綠岸、魚翔淺底、吃得放心、住得安心的目標不斷邁進……

余梅(右二)現場檢查環保治理設施

公眾體驗,要比環保數據更重要

閔行報:近年來,環保熱詞頻出:PM2.5、清潔能源、固廢處理、河道整治、黃標車淘汰……感覺“水陸空三軍”都有涉及。

余梅:“生態宜居”是閔行發展的主基調,良好生態環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

最近幾周,微信朋友圈被“水晶天”刷屏了,有人還驚喜地在莘莊看到了位于陸家嘴的上海中心。公眾的幸福“刷屏”,正說明了生態環境的高關注度和重要性。

閔行報:環境保護和社會經濟發展,常被人認為“魚和熊掌不可兼得”,您怎么看?

余梅:正如李強書記在全市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指出,生態環境是全球城市吸引力和競爭力的關鍵要素之一,生態環境與社會經濟發展,相輔相成。

以制造業聞名的閔行,也因不斷優化的生態環境而廣為人知。閔行堅持實施“生態立區”戰略,將生態文明建設作為促進全區經濟社會轉型發展的有效載體,通過滾動實施環保三年行動計劃和國家環境保護模范城區、生態區、生態文明試點區等創建,初步走出了一條工業城區建設特色生態文明的“閔行之路”。

攝影 陶頌華

2017年,閔行GDP同比增長6.5%,總量位居全市各區第二。環境空氣質量指數(AQI)優良天數281天,比上海市優良天數多6天,PM2.5濃度41微克/立方米,較2016年同期下降14.6%……可見,我們的經濟社會發展并未因環境治理而放慢節奏,保持了平穩健康發展的良好態勢。

如今,閔行正在積極踐行市委、市政府提出的“英雄論”:以畝產論英雄、以效益論英雄、以能耗論英雄、以環境論英雄。

閔行報:從數據來看,閔行的環保成績單不錯啊。

余梅:保衛藍天、碧水、凈土,數據有一定說服力,但不能僅僅靠數據說了算,我們更關注公眾的感受度。比如水質改善,簡單拿測試數據,百姓還不一定認可,他們要通過親身體驗,聞聞有沒有味道,看看有沒有魚。

在全市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李強書記特地幽了一默:“不是哪個局長能下去游泳就行了。老百姓要看到河里的魚能不能吃,河里的魚能吃了,那水質就好了。”

閔行報:現在閔行河道里釣上來的魚,能吃嗎?

余梅:目前,閔行河道的生態環境已得到一定恢復,但還比較脆弱,尚未全面消除劣Ⅴ類水體。

河道里的魚,是河流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釣出后河道正在形成的生物圈就還會有一定的破壞。所以我個人建議,大家還是“口下留情”,讓魚翔淺底吧。

閔行報:閔行是人口和產業大區,最讓您揪心的環境問題是什么?

余梅:在閔行受理的“12345”市民熱線及群眾來信來訪中,環境類問題約占20%。分析2017年受理的近2000件環境信訪,32.6%反映廢氣;29.4%為餐飲,26.5%為噪聲。

對于這些群眾感受頗高的環境問題,需要我們進一步提高治理標準,加大區域性整治力度,以更有力的污染治理成效,切實讓群眾滿意。

“水、氣、土”,治污三大主戰場

閔行報:進入7月,頻繁造訪的臺風帶來了“藍天白云”福利,你們相對輕松些了吧?

余梅:所謂“同呼吸共命運”,相比于水和土,公眾更為關注空氣質量。但其受天氣影響較大,常處于“靠天幫忙”的階段。

我們業內有句話,叫做“人努力、天幫忙”。今年1月,有段時間霧霾比較嚴重,就是因為本地排放、外來輸入和靜穩天氣三個因素都碰上了。業內還有一句話叫“天不幫忙,人更要努力”,后來我們采取了一系列措施,盡可能控制減排。到現在為止,閔行平均空氣質量PM2.5的指數要優于去年同期。

閔行報:“藍天”“碧水”“凈土”三場保衛戰已打響,今年開始的第七輪環保三年行動計劃有什么特點?

余梅:這是個“加強版”,緊盯水、氣、土、固廢物的強化治理,包括9大方面73項工作任務,更加契合民生需求,目前項目啟動率已達60%。

其中,根據新一輪清潔空氣行動計劃,本年度工業企業揮發性有機物治理已全部啟動,還在推進汽修、餐飲等社會服務業的廢氣治理,目的就是為了讓空氣更加清潔,還老百姓藍天白云、繁星閃爍。

閔行報:感覺空氣污染主要在冬春季,夏天沒什么問題吧?

余梅:空氣污染指數的6個表征指標中,近年來SO2、PM2.5數值持續下降。但在夏日,陽光直射后,空氣里臭氧濃度會有升高,臭氧污染開始顯現。

2017年,閔行共有84天空氣污染,其中首要污染物為臭氧的達47天(7月最多、共15天),細顆粒物(PM2.5)有26天。全年,10月份的空氣質量達標率為100%。

在新一輪環保三年行動計劃當中,我們重點關注了PM2.5和臭氧的協同治理。由于工業鍋爐燃燒產生的氮氧化物會形成臭氧,目前已先期啟動了120臺鍋爐的低氮燃燒改造工作。

閔行報:在馬橋有閔行的飲用水源保護區,現況如何?

余梅:全市實施水源地調整后,閔行已沒有飲用水取水口,但仍有一級、二級水源保護區以及水源保護緩沖區。其中,一級保護區面積0.1平方公里,已建設圍欄并實施封閉式管理;二級保護區面積3.0平方公里,尚需進一步完成企業及倉儲單位清拆整治工作。

此外,閔行還有飲用水源保護緩沖區,部分工業地塊位于緩沖區內,需要進一步加大對緩沖區內企業的環境管控力度,降低環境風險。

閔行報:談到土壤污染,很多人會想到吳涇工業區。這片進入上海市第十一次黨代會報告的“戰略留白區”,未來會怎么樣?

余梅:近年來隨著吳涇工業區環境綜合整治的推進,吳涇工業區結構性調整的力度持續加大,環境質量有了一定改善。未來,通過產業調整、污染地塊整治等措施,屆時這里將鳳凰涅槃,重獲新生。

閔行報:在吳涇地區,有兩根巨大的煙囪常年冒“白煙”。很多人擔心有污染。

余梅:吳涇電廠兩根最粗壯的“大煙囪”實際上是冷卻塔,它的作用是保證電廠余熱不排入黃浦江而對水生態產生影響,冒出的實際上是水蒸氣,沒有污染。其余幾個煙囪排放的煙氣,是按照國家的標準規定,經除塵、脫硫、脫硝環保治理后達標排放的煙氣。由于脫硫過程中需要大量噴入石灰漿(水),會帶出水蒸氣形成“白煙”,但煙氣都經過實時在線監測系統予以監控。請大家放心。

“多兵團作戰”,構筑大環保格局

閔行報:在不少人印象中,“環保就是環保部門的事”。

余梅:污染防治攻堅戰,絕不能只靠環保部門的“單打獨斗”。比如,大氣污染治理就是一項復雜的社會系統工程,涉及到產業和交通等多個領域,需要統籌能源、建設等各行業、各街鎮,問題多、難度大、政策性強,必須形成全社會的合力。

閔行報:這么說,你們正“拉著”街鎮和相關委辦局一起做環保,現在集結了多少“兵力”?

余梅:目前全區所有街鎮(工業區)及33個委辦局,都是我們的“戰友”,閔行正在加快推動形成“區環保委員會統一領導、部門分工協作、區鎮分級負責、各方共同參與”的大環保工作格局,走向大生態的監管時代。

我們出臺了相關的制度,將責任和任務厘清壓實。比如,各街鎮已出臺環保三年行動計劃;為嚴格環境準入,還建立了“三線一單”環評硬約束機制(“三線”:生態保護紅線、環境質量底線、資源利用上線;“一單”:環境準入負面清單)。

目前,閔行已將生態文明納入基層黨政領導干部政績考核內容,比重占到了13%,并制定出臺了《閔行區生態環境保護工作責任追究暫行辦法》。

閔行報:從“單兵作戰”到“大兵團作戰”,你們現在有哪些“戰術”?

余梅:環保工作,曾經是“政府管,企業動;政府不管,企業不動”。如今,我們在內部監管上啟動實施了“五嚴銜接”閉環監管機制,從嚴格的環境底線、嚴謹的排污許可、嚴密的三監聯動、嚴肅的環境執法、嚴實的風險防控入手推動環境監管提質增效;同時還探索建立了一個綠色共同體,構建“1+2+X”環保社會共治模式。

具體來說,就是搭建區環保局、屬地政府、園區、企業的“四位一體”互動平臺,共守環保法律法規、共商環保管理重點、共治環境污染問題、共享綠色發展成果,主要從8個方面,開展22個主要項目的共建。

今年,我們已相繼建立了“閔行開發區綠色共建聯盟”和“吳涇綠色共建聯盟”,并把推動綠色共同體建設作為優化營商環境十條措施在全區推廣。

閔行報:前幾天,朋友圈里不少人在轉一條“紅色黨建引領綠色環保共治”的微信。

余梅:7月10日,閔行區召開了2018年區域化黨建助力環保工作會議,按下區域化黨建“快捷鍵”、跑出綠色共治的“加速度”,著力打造生態文明閔行。

閔行將以“黨建引領綠色共治”為主題,構建“以政府為主導、企業為主體、社會組織和公眾共同參與”的生態環境保護社會行動體系,推動形成自上而下和自下而上相結合的環保社會共治局面。

在區域化黨建引領下,黨員、黨組織將發揮先鋒模范作用和戰斗堡壘作用,今后環保社會共治的格局會做得更好、更實。

閔行報:閔行那么多排污源,環保局怎么管得過來、管得好?

余梅:多年來,受機構、編制等因素的影響,區級層面的監管人力不足,而鎮、村級層面監管人員的專業化程度又不夠,導致了污染源監管的有效性難以保證。

2017年起,閔行探索從政府外部第三方市場挖掘專業服務資源潛力,引進了第三方市場化環保技術服務機構,作為政府污染源監管工作的補充和輔助力量,協助政府加強污染源監管。一年來,促進了一大批環境問題隱患得到及時發現和治理,提升了企業環保守法意識和自主管理水平,壓實了基層政府污染源屬地化監管責任,也推動了政府環境管理向專業化、精細化轉變。

人人是“污染源”,旁觀者變參與者

閔行報:近幾年,市民環保意識逐步提高,春節鞭炮燃放量大幅減少就是例證。

余梅:公眾環保意識提升和理念的轉變有個過程。解放初,溫飽遠重于環保。那時,煙囪是工業的標志,繁榮的象征。1961年,時任中國科學院院長郭沫若登上閔行飯店,即興賦詩《游閔行》,其中有一句是“萬家居舍接霄漢,四野工廠冒遠煙”。

后來,大家逐步有了環保意識,但主要是“手電筒照人家”,以維權為主,自己主動的環保行動不多。如今,環保正在從理念變為自身行動。

前些日子,李強書記特地要求研究新業態帶來的新挑戰。比如,破解快遞包裝泛濫的問題:“包裝用的膠帶紙,全是不可降解的材料。一個包裝盒子平均要用0.8米膠帶紙”。

閔行報:環保不僅要投錢,更要培養市民的環保意識,“源頭”更為重要。

余梅:我們一直在培育綠色文化,推廣綠色行動。計劃開展百場生態文明宣講活動以及“綠色家庭”“綠色學校”“綠色社區”創建行動,搭建公眾參與生態文明建設平臺,通過政府引導,讓簡約適度、綠色低碳變成公眾的生活方式。

我們統計過,在閔行PM2.5污染物的數值來源中,企業污染、揚塵和外來輸送、汽車尾氣各做出了1/3的“貢獻”。現在私家車越來越普及,方便了大家的出行,但為了保護共同的環境,請大家盡量綠色出行。

人人都是“污染源”,環保其實和我們生活息息相關。減少一些快遞,或者把快遞包裝循環利用,就是為環保在做貢獻。垃圾分類、減少使用一次性餐具、節水、使用環保包裝袋等等,從身邊小事做起,都是在踐行環保理念。

閔行報:環保是一場“人民戰爭”,市民發現環境污染問題,有何反映或投訴的渠道?

余梅:歡迎公眾參與、社會監督。發現環境違法行為,可撥打12369、投訴電話,也可直接致電我局的環保熱線電話64923510,24小時有人值班。

對于環境污染問題的舉報,環保部門會嚴格地按照相關規定依法依規執法。